您的位置:主页 > 全国服务 >

到现在我还记得

时间:2018-11-12 16:50来源:未知 点击:

从哈尔滨飞回广州的时候,夜幕已经降临。“飞过北京时,我在飞机上往下看,整个北京城都灯火辉煌的,到现在我还记得。”田兆璐说。

高中一毕业,田兆璐就参了军。那还是2003年,接兵时一个班长问他:“你想不想当仪仗兵?”他回答:“想!”这个高大英俊的黑龙江小伙子就这么进入了中国人民解放军陆海空三军仪仗队。

民航资源网2015年9月25日消息:对于国庆,南方航空乘务员田兆璐有一种特殊的感情。来南航工作之前,他曾是三军仪仗队的一名仪仗兵,站在离祖国荣誉最近的地方。

2008年12月,田兆璐转业了,与次年的国庆大阅兵失之交臂。他来到广州,加入了中国南方航空,成为了一名空中乘务员兼安全员。

他记忆最深的却是奥运会一次测试赛。那天,中国女篮打败了美国女篮,他为中国女篮升起代表冠军的五星红旗,观众们全体起立唱起国歌,激昂的歌声响彻了五棵松体育场。“那一次实在是太感动了,很自豪。”他说。

田兆璐心中对军队的向往源于1999年的国庆大阅兵。他在电视前看着军人们踢着威武的正步走过长安街,心中生出了一股豪情。

2009年国庆那天,田兆璐被安排了广州-哈尔滨-广州的航班任务。他守在电视机前看着战友们走过了天安门,然后转身拉起箱子上了飞机。

田兆璐感觉到自己站在了一个很高的地方。当兵五年,他执行了100多次仪仗司礼任务。2005年美国总统小布什访华,他和战友们一起接受了检阅。2008年,他担任北京奥运会升旗手,为赛事的颁奖典礼升旗。

田兆璐每年都要练坏好几双军靴。为了在踢正步时双腿能像芭蕾舞演员般笔直,他用绷带捆住膝盖,让搭档坐在上面压腿。在室内训练时,战友们身体蒸腾出的汗水能让玻璃窗蒙上一层雾气。因为训练强度高,他甚至尿过血。但田兆璐从来没有抱怨,在他看来,这一切都值得。